Bitfinex发行LEO募资10亿 RenrenBit现已开启预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6

  4月26日,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(NYAG)的一则指控,将数字货币交易所Bitfinex和稳定币霸主USDT的母公司Tether推向了舆论中心。

  起因是2018年底,iFinex&Bitfinex存放在支付合作伙伴Global Trading Solution的8.5亿美元资产,因洗钱嫌疑被葡萄牙、波兰和美国冻结,之后Bitfinex从Tether进行贷款来解决资金流动问题。

  在信任危机的影响下,Tether自身难保,不可能继续借款给Bitfinex。为填补资金漏洞,5月4日,Bitfinex发布了有关Bitfinex对平台币LEO进行IEO的相关细节。

  Bitfinex将发行总量为10亿的平台币,代码为LEO,以月度回购的方式对LEO进行定期销毁。用户参与方式分为私募和公募(5月10日之后)。私募只面向收到白皮书的人,而公募只有在私募筹集不足,还剩余有代币份额的时候才会进行。另外最新消息表明,Bitfinex 的LEO token 将改回无上限全部回购销毁的模式,而非90%销毁。

  尽管Bitfinex此举是面对突发状况的被动选择,但作为6年的老牌交易所,其发布Token的消息还是引起了社区的广泛关注。赵东随即表示,可通过RenrenBit App进行Token的销售预约。对于普通用户,只开放1000个LEO基础额度,而对于云钱包持有超过价值100万USDT数字资产的“合格投资人”,则不限额度。

  赵东接受了巴比特专访,针对近期的一系列问题表达了他的看法:

  对于LEO的盈利预期,赵东表示,作为BNB的早期投资人,一直在研究平台币,他本人看好平台币这种模式,但同时希望参与者要注意风险;

  对于Bitfinex 8.5亿资金缺口,赵东认为,美国监管对Bitfinex的做法表现得像“黑社会”,选择在usdt发行量达到历史新高时公布早已知悉的情况,就像事先已经做了筹划;

  对于力挺Bitfinex的原因,赵东谈了他的想法:一是历经的几次危机证明Bitfinex的财务状况很好,且保持了团队精干高效,这是很扎实的支撑,二是Bitfinex盈利丰厚稳定,主观上没有作恶动机,并且他自己曾在债转股上获利,认为Bitfinex不会做第二个门头沟;

  最后,对于USDT的发展,赵东认为,暂时没有出现能颠覆其地位的存在,去中心化稳定币要么没流量,要么不稳定。

  巴比特:Bitfinex为什么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?这是什么时间提出的,感觉不太像应对危机的临时举措?

  赵东:综合目前各种情况来看,我认为这应该是最合适的一种方式。所谓“IEO”并不准确,因为它不一定会在自己的交易所上发行,现在是私募阶段,如果私募就已经达到额度,就不存在公开销售了,可能会直接在交易所上交易。我猜他们应该很久之前就想过这种方案,之所以现在推出,可能是目前的情形让他们迅速决定和执行了。

  巴比特:参与抢购LEO的盈利空间怎样?你对此有预判吗?

  赵东:我认为我们可以把它看作一种类似于BNB的平台币。平台币背后都是有实实在在的盈利模式作为支撑,我个人非常看好这种模式。

  我是BNB最早一批的投资人之一,BNB上线的第一个月市场表现非常一般,其间破发了百分之三十左右,有一些朋友亏了钱就撤退了,而我不但没有卖掉,还多买了一些,最后我得到了很多倍的回报。

  我只是举个例子,市场是一直在变化中的,平台币也是有风险的,交易所背后有一些不确定因素,比如政策因素、黑客盗币等等,都有可能对平台币造成影响。

  对于LEO的盈利我不做预测,因为我是Bitfinex的利益相关人,我建议大家认真了解Bitfinex各方面情况,独立做出判断。市场受很多因素影响,我也无法告诉大家投资Bitfinex的平台是否一定能赚钱、能赚多少。

  巴比特:Bitfinex此次销售Token的参与方式分为私募和公募(5月10日之后),预计RenrenBit上的预约额度能有多少?

  赵东:具体额度我无法现在告知,有些数据也不方便透露,我们会严格按照合格投资人的标准进行要求,对普通用户只有1000USDT的额度参与,这实际是对市场上散户的一种风险控制和保护,对于拥有100万USDT以上资产、有一定的风险承受能力的用户,我们认为算合格投资人,没有额度限制。

  巴比特:现在已经可以在RenrenBit上进行预约,有什么事情是你想和用户特别强调的吗?

  赵东:我特别要强调的就是风险。从我个人经历来看,无论任何项目千万不要盲目乐观,认为一定能赚钱。一定要将风险考虑放在第一位,我劝大家三思而后行,只用自己能够承受亏损的资金投资,不要All in。我的一些看法,是依据个人的经验和思考提出的,可能无论如何避免不了个人主观倾向,所以我的话大家也应当仅作为一种参考,最终每个人要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。

  对于8.5亿资金漏洞,美国的行为有点像“黑社会”

  巴比特:你怎么看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(NYAG)对Bitfinex和Tether的指责,以及这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?

  赵东:打个可能不那么恰当的比喻,美国的监管行为有点像“黑社会”,这是大家的普遍感受,因为规则是美国制定的,他们就可以用这些规则有选择的来制约其他人。其实Bitfinex并不服务美国人,但他们也在FinCEN(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)进行了注册,并且事先将所有的情况告知了美国监管机构,美国最先冻结了他们的8.5亿资金,然后Bitfinex决定通过Tether授信解决这个问题,并且是事先告知了美国监管机构。然而NYAG却选择在最关键的时刻,在USDT发行量刚刚达到历史新高的时候,把这个问题给抛出来,如此有针对性的对待,感觉很明显背后有其他利益相关方在推动。

  注册于纽约的Circle公司发行的USDC就是部分准备金,这时候就能看到两个标准,为什么美国对于纽约自己的企业是一套标准,对于非美国的企业又是另外一套标准?这很有意思。我们不能言之凿凿地说有利益关联这个揣测是确定的,但真是有理由怀疑这一系列动作背后的利益驱动。客观来说,如果说Bitfinex他们哪里做得不到位,目前来看在整个过程中缺乏对公众的透明性。

  Tether在3月份改成了部分准备金,我们可以这样理解,他们被冻结的资金依然是他们的资产,只是暂时无法动用,对不对?首先是Bitfinex被冻结了8.5亿的资产,导致在提现方面出现了潜在的风险,他们需要为客户做出保障,因此寻求Tether给他授信,相当于Tether借钱给他。但是懂财务的人应当明白,从Tether的资产负债表看,这笔借款属于债权,并不是花掉或者丢掉了这笔钱,USDT的对应资产充足率还是百分之百的。

  巴比特:目前Bitfinex面临的8.5亿的资金亏空问题,能否得到妥善解决还是未知数,对于此刻参与购买平台Token的投资者,会不会面临很大的风险?

  赵东:首先我认为“亏空”这个词描述不当,因为Crypto Capital Corp被冻结的资金大概率能够归还到Bitfinex手里,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猜测。Crypto Capital Corp给很多家交易所提供服务,是他们资金出入境的通道,这些交易所也就一定会在里面沉淀了一些资金。

  我所了解的情况是由于Crypto Capital Corp自身的KYC/AML做得不够严格,客户存在洗钱行为,依据法律若没有尽到反洗钱义务,那么就有洗钱嫌疑。因此Crypto Capital Corp被调查,资金被冻结。但这个资金实际上属于Bitfinex的客户,按理说调查清楚之后,大概率是要还回来的,但可能无法给出准确的归还时间。

  我问Bitfinex,能否证明Crypto Capital Corp被冻结了这么多钱,Bitfinex说他们看到了银行流水,认为事实是这样的,但由于Crypto Capital Corp处于被调查的状态,所以现在不能发声去证明这笔资金还在,我了解到的情况就是这样。

  巴比特:为什么你这样力挺Bitfinex?

  赵东:我个人感觉Bitfinex的这一系列举措背后没有作恶的动机,因为他的利润真的非常好,我作为股东,非常了解这中间发生的一切事情。

  2016年Bitfinex遭遇黑客盗币,当时老板跟我讲,只要不做第二个门头沟(Mt.Gox),什么解决方案都可以,甚至考虑过卖掉公司,那么收购方也要承担相应的债务。最终他们的方案很完美,给了一个可交易债券的方案,后来又允许大家债转股,结局皆大欢喜。持有债的人一比一回购了,债转股的人最后有了分红。

  那时候,对于Bitfinex能够应对过去这次黑客盗币,投资人的信心也不是很足,但我们觉得他们既然做了正面应对的方案,没有跑路和破产清算,这其实非常好了。而且这也不完全是Bitfinex的错误,而是BitGo的安全方案太烂了,他们因此受到了牵连。Bitfinex面对问题一直以来都是积极解决的态度,很多方式方法也是创新出来的。

  对于Bitfinex的看法,可能没法做到完全客观,因为我过去相信过他们,而且获利了。上次债转股的方案结束之后,从2017年的第二个季度开始就全面盈利了。我每一股的成本大概是0.3美元,现在我每一股大概分到了5、6美元,也就是说分红远远超过了我的本金。

  Bitfinex给股东的回报是非常好的,基于这种实际投资收益的经历,我很信任他们。而且他们有非常扎实的财报,大家应该也了解——2018年不超过100人,4.04亿美元的净利润,我认为他们没有作恶的动机。我怎么去推测人家作恶不作恶?因为他们自身从没有做过坏事,或者试图去做坏事,现在所面临的情况是被迫的。

  巴比特:你怎么看Tether和Bitfinex之间的强相关性?这件事缘起于Tether为Bitfinex解决流动性问题,这种做法可取吗?会不会让USDT的价值始终处于不安定的状态之中?

  赵东:平心而论,这的确给大家造成了恐慌,但是如果你把Tether视为一个银行,那部分准备金其实很正常,这也是银行普遍的做法。 美国银行的标准准备金才3%,相较而言,75%的准备金已经相当高了,而且Tether并没有兑付问题,是Bitfinex而不是Tether存在这个风险。

  另一方面,回顾历史,我们看Tether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?2014年7月,Bitfinex在台湾有1.4亿美元没法进出,这时候Bitfinex的用户才开始更多的使用USDT进行资金的出入,也就是说Tether是当时Bitfinex为了解决问题所创造的一个工具,然后这个工具逐渐成为了行业共识,演变成行业普遍在用的、具有公众属性的工具了。

  关于去中心化稳定币,要么没流量,要么不稳定

  巴比特:最近大家对Tether产生了信任危机,你觉得有可能因此危及USDT的霸主地位吗?

  赵东:我觉得暂时还不太可能,和去年10月份那次相比,这次危机的影响小多了。去年那次USDT的价格跌了超过百分之十,这一波最多也就跌了百分之三,可见人们对于谣言和恐慌的承受能力越来越强了。

  很多人质疑Tether为什么不做审计,以便增强公众的信任。实际上据我了解,并不是Tether不愿意公开透明,而是四大审计公司他们都找过了,但是没有人愿意给他们做,因为它不是百分百合美国规的。

  巴比特:你怎么看去中心化稳定币,比如DAI,以美元或者其他法币资产抵押背书的稳定币,未来是否会被这种去中心化稳定币所取代?

  赵东:我个人非常希望去中心化稳定币出现,2014年BTS就推出了去中心化稳定币,我是最早一批在系统上去尝试的,但我发现它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需求,没有流动性。

  货币理论有一个不可能三角,就是说你无法同时做到自由流动、价格稳定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。我认为现在的去中心化稳定币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。Tether的流动性很好,但从最近市场的波动也能看到,它不是真正的稳定,它一直试图摆脱美国的种种制约,在独立性和稳定性方面很难达到协调。

  而去中心化稳定币,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是有了,但是要么有流动性,但是不可能稳定,要么稳定但流动性不可能好。我非常希望有优秀可靠的去中心化的稳定币出现,但客观事实是这很难实现。在DAI或者以前的那些去中心化稳定币上,我都没有看到它们能大规模普及的希望。我倒是希望将来比特币体量足够大以后,比特币能成为一个稳定币。

  巴比特:我没有问题了,你有没有什么想补充的?

  赵东:我个人是Bitfinex亚洲区少数几个股东之一,这次人人比特给大家提供一个0费用的预约渠道,我们只是提供工具给大家一个参与的机会,具体操作要大家自己独立判断和考量风险。Bitfinex 从2013年成立至今,也有6年的时间了,无论是作为其小股东,还是从行业的角度,我都不希望Bitfinex他们倒下。当然我们知道很多人希望他倒下来,尤其是美国这边,在这个事情里,火币、OKex、币安基本还都是在一条战线上,而美国的一些公司就不好说了。

  对于Tether,从流动性、共识以及市场占有率等事实基础看,其他稳定币并没比USDT做得更好,大家对它们没有需求。很多人并不是USDT的利益相关方,但也都在维护它,因为它已经成为一个汇聚了我们共识的工具了。